陕西棋牌

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1-09 18:47:22


    

这一年我是苦乐参半,主旋律是与疾病较劲,先后住院9次,历经痛苦,但也在痛苦中获取了健康。同时,相遇了几位特色病友。

1.基层扶贫干部的苦恼

3月份住进心内科。在8人大病房里,病员及陪人有说有笑一片轻松热闹。

有一位40来岁的小老弟是西安以北某县乡镇的一般干部,他说他的工作主要是帮困扶贫,具体说就是负责几个贫困户尽快脱贫。

在病床上他时不时地接电话,虽不完全听清但也大概明白是工作上的事,“行,我知道了。等两天我出院了咱再说,行吗?”他的态度温和认真。

病友问他,住个院还不得安静?他苦笑着说,这事不好干。扶贫是上边下的硬任务死任务,完不成不行。我负责的贫困户就是大爷,说出来怕你们都不相信。一天我正开着会一个贫困户打来电话说他在镇上买菜买的多了拿不回去,叫我想办法把他送回家。我说正在开会,你自己想办法回去吧。人家说,那好,后天上边来检查的事我就不管了。好乖乖,他威胁我。后天市县两级的检查马虎不得,打扫卫生、环境优化、宣传标语以及应对检查的对答内容等等一整套准备工作,他不配合绝对不行,我不得不立马开车赶到集上去送他。结果,送了他还没完,第二天又来电话说,一个人搞不完准备工作,要几个人帮忙……这等情况下你不答应还有啥办法?“他知道把事做不好上级不饶我,所以就给你耍赖找事,知道我不敢惹他。”

他说,还有一个成天缠着我要让我给他找个老婆,你说这事该咋办?

事情真伪无法考证,看小老弟一脸诚实相,姑且信之吧。没想到帮穷人送温暖的好差事,应该好干且受到穷苦人感恩戴德,但从小老弟嘴里道出的仿佛并非是件容易的差事。

2.老干部一个闪失人没了

做完心脏造影出院一切OK。孰料穿刺创口外皮长住了,里边的血管没长住崩开了,绑扎止血无效无奈只能切开右臂缝合血管。

手术是由骨科做的,术后住在骨科8人大病房。

记得术后第三天凌晨推进来一个老头,说是90多岁了,是个老干部,原本住干部病房,半夜起夜时不慎摔倒骨折了。说不清啥原因,老先生脾气个别嗓门不小,时不时地大喊大叫且掺杂着当地土话大声骂人,晚上七八点了还不允许病房开灯,又嫌没人与他聊天而发怒……据他的家人说老先生离休前是某局领导。

家人给他雇了一个膀大腰圆的女看护,负责买饭喂饭吃药洗漱等全套护理。但从他的反应看颇不满意,一会儿给看护发一次脾气。两三天后我转回了心内科,待我再回来换药时病友说那个爱骂人的老汉死了,是吃药时发脾气被呛死了。

惜哉!心平气和地至少要再活若干年,不说别的,每月近1万块钱的退休金可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人走了,啥都没了。

3. 无知害苦了甘肃汉

腿上10几年的牛皮癣在这个夏天发作特别凶猛,我自己已经奈何不了它,无奈伏天住院治疗吧。

皮肤科的病房依然是8人间。

住了两天来了一个大约五十来岁的,听口音是邻省甘肃人。他右小臂及右手肿的滚圆发亮,满脸涨得通红,疼得双眉拧成一疙瘩,痛苦地嘴里直哼哼,似乎腰都伸不直,看样子正在发烧。不一会儿,护士给他一颗大胶囊叫塞到肛门里止痛。

待他疼痛缓解时问他咋弄成这个样子,他说他是甘肃武威回民在西安回坊做饮食生意。近期右手拇指处出了几个瘊子,用手抠着抠着慢慢往外渗血,看见渗血就拿着风油精滴了几滴,谁知道一会儿功夫肿了起来。心想风油精消毒过上几小时就消肿了,没想到隔了一夜慢慢就肿成了这样。赶紧到一家治皮肤病颇有名气的医院去看,人家给开了点药膏就把我打发了。回到家越来越肿越来越疼,手都不会动了,实在没办法就来这儿了。大夫说,这是中毒了,风油精通过小创口渗进血管引起中毒,再发展个一半天弄不好就得截肢!把他吓得后背直冒冷汗。

听完这一席话啥感觉?

几滴风油精差点儿废了一条胳膊。悲剧因何而起?

4.受护工虐待的老人

10月初因腔梗又住进院。一入院被安排在监护室。紧挨着床的是一个88岁的老汉,是心脏难受带咳嗽。他儿子说老人退休前是某单位元老,资历老收入丰。他一儿一女,此时老伴住在另一病区的监护室,女儿陪护,儿子还有上学的孩子需要照管,家里再无闲人,无奈找了一个女护工,1180元。为让护工多尽点儿心,在谈好的工钱外又多给护工100块钱。孰料,当晚的一幕叫我目瞪口呆。晚上9点多他儿子回家,老头可能难受上床下床了两三个折腾,屋里除老头的看护外其他人还有一个男护工。这俩护工都是医院介绍的,很熟悉。看着我身边的老头上去下来的折腾(实际也就两回),这俩护工一商量取出一套绳索要把老头绑在床上,老头不从一直挣扎喊叫,无奈一个年近九旬的病人怎么敌得过两个干农活出身的中年男女?我都没看清楚绑的过程老头就被固定到床上了。那俩男女坐在老头床对面,笑嘻嘻地说,咱就看大戏,看他还咋样折腾。被绑住后老头大呼救命声响彻整个病区,惊动了护士。护士来了批评护工说,没有征得家属同意,没有和家属签协议你们咋能把人绑住呢?赶快解开!那俩男女说,在某某科都是这样,不用和家属协议云云,说的理直气壮。护士生气地说,那是某某科,这儿是心内科,没签协议就是不能绑!

乖乖!1180 ,还多给100,况且老头儿子刚走一会儿就这样,这就是所宣传的病员贴心人?试想,设若护士不及时赶到那晚会是啥样的后果?

5.病床上依然忙碌的壮汉

10月初心脑难受又住院了。在心内科的3人间遇到了一位当地的民营企业家。

这汉子年龄五十上下,膀大腰圆近200斤,却有一张善良慈祥的面孔,连他的嗓音也是宽厚和蔼。我们渐渐熟悉后聊的就多了起来,也逐渐知晓这位从零做起颇不容易的成功人士。

他家在西安所属的蓝田县,生于文革年代,中学毕业后来西安打工,干建筑小工搬砖和泥累死累活一天一块六,人家师傅有技术一天三块,这叫他意识到要挣大钱必须有技术,遂一头扎回老家跟着木匠学手艺。经过三几年求师学艺他已成了可独立揽活的木匠师傅了,二次从家乡走了出来创业。在西安不但做沙发内里的木架子,还进一步学会了缝纫沙发布套子。有了收益,活路就宽泛了,不但在西安,业务渐渐向更远发展,陕西、甘肃、青海、新疆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一个没有靠山后门,没有大学文凭的淳朴关中汉吃得下苦流得下汗受得下罪,硬硬是把生意渐渐做的风生水起越来越火。然而,他也没能逃过被骗杀熟的窠臼。一个同乡一下子坑他百十多万,把他又打回了起点。这之后,历经开卖肉摊子、卖牛羊泡馍、洗浴中心等尝试后渐渐转行到家装一直到今。这一路走来太不容易了,其中苦辣酸甜唯有自知。在病床上还接了一单活,一边打吊针一边指挥调度着工地现场……

我由衷地钦佩这个诚实聪慧吃苦耐劳的关中大汉。

6.其貌不扬的著名画家

11月突然头晕目眩又到了医院,谁知稀里糊涂地住到了干部病房。一进去里边已有一男一女两个老者,且都是头晕病。

男病友看似小七十,不知身份还以为是街边棋摊子上指点江山的闲人呢,唯有不同是目光有一丝朦胧(或许是病导致的),鼻子下边多了一溜八字胡。在后来的交谈中得知他长我五岁,六十有八,是一位画家。后来得知他是著名画家李庚年,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美术家协会理事、陕西省花鸟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百度百科有他的词条一整版,经历身份头衔获奖国内外办展等记述详尽,无论哪个浏览器,输入“李庚年”三个字都会弹出一大堆他的介绍和画作。

前些天愚写了小文《一身故事的画家李庚年》,文中对李庚年先生以作详述此处不再赘言。

7.记忆力惊人的老大学生

这个病房的女病友是一位长我十一二岁的文革前老大学生,退休前在某研究所工作,而她的相貌依然与街边农工小贩别无二样。

那天大夫查房时对我说了一大堆,有些我也没记下。然而,病房的老大姐却全记住了。在给我复述时她说她可以过目不忘,当然也可以闻而不忘了。听了这话,我还半信半疑,怀疑里边有水分。

隔了两天,病房里又来了一位中年女士,也是头晕。过了一半天,头晕症状减缓开始与病友聊天了。那天晚上她和老大姐聊佛教,这个经那个经的我已经听不懂了。俩人又说道大乘小乘金刚经等,没料到老大姐能背诵某某经,说着就开始了,语速极快像机枪发射般不打一个绊子,我已经近乎听不清她在说什么,连续八九分钟我感觉发出单字应该在3000字以上。那个新病友为之叫绝鼓掌。

貌不惊人智惊人!问题是那样快如飞的语速不打一个绊子没有一处出错。我想,以她的智力干个高级别间谍应该是块难得的上好材料!

8.不折不扣听大夫话吃尽苦头的实诚人

年底我做了胆结石手术。

住院第二天夤夜时分推进来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老汉。极度的痛苦使一张脸都有些扭曲,佝偻着腰,低沉呻吟着,痛苦万分。把一个男人整到这一步得要多大的痛苦!

那一晚上医生护士对他的救治几乎没停点儿。量体温、测血压、抽血、输液,上插胃管下插尿管,肛门里塞止痛栓,能用的手段都上了,依然疼得呻吟连连。

何故使然?

第二天得知,他与我同龄,比我晚尿床两个月。前一天早上喝萝卜红枣汤时不慎把一个枣核咽了下去,遂及时到社区医院就诊。大夫说,回去吃黑木耳吃韭菜就把它带下去了。这老弟颇实诚,因不能吃韭菜,就吃了一碗黑木耳和近乎一颗大白菜。就这,还不放心,傍晚时分又要了一碗泡馍,还没吃完就撑得受不了了,整个腹部胀如鼓坚似石,吐不出尿不下排不出,难受得要人命。后来吐的拉的尿的一大脸盆都止不住。谓之惨不忍睹不为过。

冤不冤?枣核又没卡住嗓子眼儿食道肠道又没有剧痛,何来惧怕?小时候把枣核吞到肚里绝非十个八个,没听说谁有啥事,似乎都随大便顺顺溜溜地排出来。今天即便真的枣核卡到哪儿以现在的医学技术水平取出它还不是个囊中取物的轻松事,何须费这么大的周折受这么大得罪?社区大夫要你吃黑木耳韭菜,你就不顾死活地往下吞?真是令人心痛的教训!

这一趟住院十几天下来把罪受扎了,且不说没人能代替你,就说你的兄弟姊妹为你担惊受怕端汤送水擦屎接尿喂吃喂喝劳的神受的累仔细想想值不值?没有这些丰裕温暖的亲情你老弟可该咋办?

这个善良诚实老弟,叫我又记住了点儿世事。

病房也是个小社会,里边各色人士俱全,出产各类故事,仔细品嚼,滋味万千,再一次充实和丰富着我的人生。可能读者诸君已经嫌此文太长,实话实说,还有两个故事写好了唯恐敏感而不得不舍去。

2020怎么样,天知道。但愿新的一年少和医院打交道,过过正常人的正常日子!

 

2020.01.09.18:10.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