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棋牌

樂齡網 >>  文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20-01-04 08:52:22

該作者的文章:

 

小時候,常聽大人們說:“小孩嘴巴你別饞,過了臘八便是年。”長大后,我才慢慢地明白,其實中國人過臘八節,意味著拉開了過年的序幕。
     幾年前,我寫過一首《話說臘八節》的小作:
 
臘八節彌漫著
歲末久違的鄉情
臘八節張羅著
年味漸濃的氣息
一碗臘八粥
盛滿幾多富裕
一碗臘八粥
豐盈幾多甜蜜
一碗臘八粥
洋溢幾多憧憬
一碗臘八粥
寄語幾多希翼
捧著臘八粥
告別寒冬的遠去
捧著臘八粥
迎接新年的來臨……
 
曾發表在某報副刊上。此作只是對兒時臘八節的懷念。真可謂:過了臘八便是年,想念家人盼團圓。
新年新氣象,周而又復始,只是容顏易老,年齡遞增,唯獨不變的是鄉愁,還有親情友情……尤其是到了臘八節后,那顆思鄉的心,又迫切了幾分。在外漂泊的游子們,哪個不期待早日回家過年,和親朋團吃一頓香噴噴的年夜飯。中國人都知道,一年一度的春節,俗稱過年。它是中華民族自古以來的傳統節日,也是中國人難以割舍的一抹情懷。每逢歲末之際,在外漂泊的游子,心靈深處都會流露一種“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之感慨。
從出生到現在,依然生活在郝穴小鎮的我,對于過年的情懷,隨著歲月的流逝,那一抹年味,在我心中依然還是那么地濃。記得孩提時代,在那家大口闊且貧窮的歲月里,曾經過年的期盼,意味著可以脫下泛白的補丁衣服,穿上新衣新鞋和小伙伴們追逐嬉鬧;意味著可以走親戚去拜年,大飽口福地吃魚肉、賞糕點盡情地玩;意味著可以獲得幾分或幾角的壓歲錢,去買鞭炮開心地燃放……那時的我們,感覺到處陽光燦爛。就連樹上的小麻雀,飛來飛去地嘰嘰喳喳,高興地蹦跳著到房前屋后找食吃,還有左鄰右舍那些可愛的小貓和小狗,也樂呵呵地瞇著眼,懶懶地趴在門前曬著太陽。
當下盛世,無論是城市,還是在鄉鎮,生活水平都提高了,人們的年味逐漸淡化,有的去超市采購現成的年貨,有的舉家在酒店訂一桌團年飯,有的乘春假自駕到外地旅游,不過多數家庭依然保持著傳統的過年方式。最近在街上,總會碰到一些在外做生意的和打工的江陵人,他們都陸續地回來了。
有的說:“回家陪父母過年啦!”有的說:“提前回來要置辦年貨,腌幾條魚,灌一點香腸!”有的說是同學和戰友相聚團年,有的是要參加某某孩子的婚禮……從他們的談吐中,感受濃濃的親情,釋放久別的思念,體悟難改的鄉音,使漸濃的臘味和年味,彌漫在小城的大街小巷。
     小孩盼過年,大人盼種田”的俗語,時而在耳畔回響。那兒時過年的情景,讓我很興奮且愧疚。特別是想到父母忙里忙外的身影和洋溢的笑臉,乃是一段彌足珍貴的記憶,在我的心中留下了許多溫暖的故事。細數逝去的光陰,沒有父母的春節,舌尖上的年味,倒覺得少了些什么。
正如當前最流行的關鍵詞:“父母在、家就在”。但愿天下家有父母健在的兒女,有錢沒錢,回家過年,做一個幸福的人。殊不知,過年若沒有親情的滋潤,再豐盛的年夜飯,都感到飯菜不可口,美酒也不香醇。因此,盡管自己已是六十開外的人了,還是多么地懷念母親做的那一頓香噴噴、美滋滋的年夜飯,既養心又養胃。
想起父母,我很悲傷;如今做了父親,吾亦堅強。從古到今,父母想念子女,像流水往下流;而子女想念父母,卻像風吹樹葉,風吹一下,就動一下,風不吹也不動。每當想起這些,心中不覺對父母虧歉的太多太多。
有個多年的朋友對我講:“由于時間的流逝,總感覺生活里缺少了什么,和父母雖然相隔不遠,但是畢竟不在同一個城市,也沒時間回去,甚是想念。”事后,他要我寫一篇文章,關于年輕人再忙再遠,別忘了回家過年。
所以,即興寫下心中對年的感觸:回家過年再遠不覺累,爸媽忙年辛苦亦欣慰,濃濃親情喚來游子歸,回家團年溫馨和美,娘在家在年才有滋有味;吾母遠去多年,年啊年,和淚淌酒杯,思念娘親最憶是年味……
也許有人要問,如今的年味在哪里?讓我如實告訴你——中國年在如花綻放的新時代,在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春風里.....每年期盼的年,如期隆重地到來,醉了你我,醉了時光,迎來了春光,送走了冬寒。
在過去的一年里,順遂也好,艱難也罷,都已成為了過往。于是,中國老百姓的那一抹年味,那一抹情懷,總是連接著收獲與夢想,希望與祝福,于喜慶中盤點剛剛過去的日子,又將迎著和煦的春風,邁向新的一年。
 

共獲得積分:21 ,共21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