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棋牌

樂齡網 >>  雜談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12-24 17:06:46


 

醫生與病家為什么都這么煩?

 

亞 平

 

又一年即將過去。

回想這一年,與去年、前年一樣,不是在眼科病房住院,就是走在去往醫院的路上。一年進了4次眼科手術室:1次激光手術,3次眼內注射。得到的治療效果不明顯,留下的深刻印象,是候診室里病家因眼疾之苦的焦慮和醫生因繁重工作的煩躁。

 

早先不太“會”看病,以為預約上號完事大吉,不注重就診前早點取號,好早點看上大夫。一直在比農貿市場還熱鬧的候診室等到中午,才見到醫生。親眼看到醫生一上午沒有離開過椅子,沒有出過診室門。就是說,他(她)們整整4個小時喝不上水也無暇去洗手間,已然饑渴難挨。一個個地問診、解釋,使耐心到了極限。有的醫生可能連飯都吃不上就要進手術室做手術,或趕到另一個地方去開會。我們還怎么提更多的問題,要求醫生細細給自己解釋呢?

 

慢慢明白了,就診前一天取號要早早去,盡可能得到靠前的號,以便在醫生一開始工作就給自己看上。這時候醫生還有好心情、有耐性,能和顏悅色地說話。做檢查也要早早去把單子放在檢查室門口桌上,以便做檢查比較靠前。

 

而,我還是錯了。

因為,即使我是第1號,也可能遇上心情不好的醫生。

 

這一日,我預約好了做眼科OCT(光學相干斷層成像)。醫生8點上班,我們7點就坐在走廊里等待。排到第3號。

進門,醫生刷了醫保卡,交給我。

我問:“這卡沒有用了吧?我老伴拿到掛號處取明天預約號可以吧?”

醫生說了句什么,我沒聽清,又問了一遍,她嗷地一聲就叫了起來:“不是說了嗎沒用了,不是給你了嗎?”

我沒言語。把卡送給門外的丈夫,坐下,按照醫生吩咐作OCT。檢查結束后,站起來輕輕笑道:“謝謝大夫。”

她沒言聲。

道謝,是我的習慣,也是我對醫生真誠的尊崇。我生長在兩代、6位醫生的大家族。我自己在50年前也是護士。我們認為醫者仁心,是高尚的職業,也知道醫生的勞累和委屈。我相信人心都是肉長的,互相理解容忍,總是可以安然相處的。

 

在測眼壓、視力的檢查室,又看到年輕護士在呵斥一個沒有見過、不懂大醫院檢查的外鄉人。那口氣里帶著輕視與厭惡。

一個手術預約室的門外,站著排隊等待兩小時、已經焦慮到極點的病家,只因為有幾分鐘沒看到醫生,認為醫生怠工偷閑,怒吼“把大夫打一頓!”

為什么這么大的火氣?大夫去一下洗手間不可以嗎?難道這幾十年“文質彬彬不好,要武嘛”(紀錄片的解說詞)的教育成果仍在發酵,形成充滿社會的戾氣?!

 

眼科醫院,救死扶傷、修理人間心靈窗戶的地方,卻哪個科室都有安保人員,墻上貼著派出所的報警電話號碼。

 

 

東交民巷東口的眼科醫院,墻上貼著報警電話

 

為什么百姓看病這么難,火氣這么大?為什么醫生這么煩?

病人焦慮,一碰就跳起來,醫生煩躁,一張嘴,話就橫著出來。

 

亞平是走過不少醫院的資深病號。有機會聽到醫生之間這樣的對話:

“我都要崩潰了,怎么這么多人啊?”

在中醫院,中醫之間的對話:

“很多西醫都抑郁,得開點中藥給他們調一下。”

 

看過一個視頻,臺灣的護士怎樣地嗲,怎樣地柔,北京的護士怎樣地“女漢子”,說話怎樣地“沖”,沒有臺灣護士的情致和心情。

 

大夫,您為什么這樣煩?

 

是的,中國頂級眼科醫院,黃河以北的眼科疑難病人集中地。北京遠郊醫院也往這里推薦疑難病人,這所醫院肯定壓力大。每天,同樣的話說無數遍,可能還有病人沒聽懂;每天在空氣污濁、嘈雜噪音中與既遲鈍又敏感的病人零距離接觸,誰都可能煩。

 

可是誰煩,醫生都不能煩。因為你是醫生,你在醫科大學畢業時宣過誓:

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維護醫術的圣潔和榮譽,救死扶傷……”

 

醫生啊,您不會老嗎?您沒有父母嗎?如果您的父母在醫院看病,醫生也這么嗷嗷地呵斥您的老人家,您會怎么想?

我真的為醫生護士們捏把汗:如果遇到被病銼磨得比您更煩的病號,也這樣對待您,爭吵起來,甚至矛盾激化到過激行為,會怎樣呢!

 

想起美國醫生特魯多(E.L.Trudean)1848-1915)的話: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

有時 去治愈;

常常 去幫助;

總是 去安慰。

 

醫生的職責不僅是治療、治愈,更多的,是幫助、安慰。

醫學是面向人而生的,是為了呵護人的健康、解除人的種種不適而產生的學問。醫學不僅是為了攻克病癥,更是為了人、為著人謀福祉的。

醫生的職責更多的是幫助病人、溫暖病人,真正的大醫,應感知病人,關愛病人,“總是去安慰”。醫療技術自身的功能有限,在醫患溝通中體現的人文關懷,去彌補遺憾更為重要。

而我們現在并不奢望安慰病人,只是期冀尊重病人,溫言軟語、柔和說話。

 

醫生不是上帝,只能做人類能做的事情:。

當下,我們不能要求醫生完全努力治愈病家病痛。懷著對生命的尊重盡力幫助病人,好好說話給予慰藉總是可以做到的吧。

 

也希望,患者崇敬醫生、理解醫生、配合治療,以自己豁達善良的心態面對自己的生命,也同樣面對、珍惜醫生的生命。

生命尊貴,健康無價。無論醫生還是病家。

 

又是新的一年。多么希望我們的醫院不是做生意的商家,而是救助病人、撫慰傷者的醫家。       

  

此文發布之時傳來信息:今日凌晨平安夜之前,北京民航總醫院的急診科一位值班的女醫生被患者家屬砍倒,心跳呼吸已經停止。而事情的起因是,家屬認為95歲的病人治療效果不理想。(

 

 

                                                                        2019-12-24 平安夜

 

感謝來訪

 

 

共獲得積分:28 ,共28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